若干年前,四個天羯座的股東,等待那年第一道東北季風來臨,懷著各自過往情傷,展開兩天一夜的汽車環島之旅,沿途只放著一首歌:陳昇的”把悲傷留給自己”,兩天下來唯一的交集是聽著相同的歌,心,卻往四個不同方向去。
  想起這段瘋狂又感傷的回憶是因為,東海岸開始颳起今年的東北季風了。
  也許你不是天羯座,但也有創造瘋狂浪漫的權利;也許你正往灰黑橘黃的路上,或恰巧也喜歡陳昇的”把悲傷留給自己”。是或不是,選一首最有感覺的歌,在東北季風吹起的此時,上路吧!
那一年, 又是四個股東, 嫌東海岸的東北季風不夠凜冽蕭瑟, 於是計畫了一趟頽廢之旅。帶著紅酒、菸及salami, 開著車聽著陳昇的”關於男人”一路往澎湖望安去。
冬日淒涼的夕陽一片殘紅, 四個女人坐在望安焦枯的山頭喝著酒, 抽著菸, 聊著各自的男人, 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的話題, 就像那一望無際滄茫大海。 聲音消失了, 世界靜止了, 記憶也停在那一刻像一張褪黃的老照片。
而今, 當年無話不談的四個女子巳少了一個; 她用一生去等待, 等待一份屬於她的完完整整的愛, 不及實現, 她於2009年離開了我們。多年後再聽陳昇的這首曲子, 除了感嘆人事巳非不勝唏噓, 還多了一份對這位朋友深深的思念。
妳在不同時空與我們同時存在, 是否想要告訴我們: 別傻了, 放下愛欲放下執著? 我想告訴妳的是: 如果有這麼容易, 我們就不是”人”了!
創作者介紹

灰黑橘黃

灰黑橘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